桑供修持指引

Sang Offering | Tibetan MastersDodrupchen Jigme Tenpe Nyima

English | Español | Português | 中文 | བོད་ཡིག

Dodrupchen Jigme Tenpe Nyima

Sang Offering

Further Information:
Download this text:

桑供修持指引

多竹千.吉美.滇培.尼瑪(第三世多智欽仁波切)

南無 咕如 貝瑪卡惹耶(頂禮上師蓮花生源者)

三世諸佛總集尊,一切眾生之怙主,
垂念吾等濁世眾,且以慈悲來眷顧!
雪域法教與眾生,頂巖鄔金大士主,
虔誠堅定以三門,尊崇頂禮於跟前!

於此的論述主題如下:藉由如幻修持,獻上如幻供養,而完成如幻資糧的積聚。藉由此因─所謂的福德資糧─我們得到果,也就是智慧的圓滿。極少難度却極具意義且極具利益的法門有四種,包括桑供、水食子[1]、餗供[2],以及施身(供養自身)。規律且精進修持這些法門的人,將可積聚資糧、清淨遮障,特別是能平息造成我們無法成就佛法和即生覺醒的各種障礙和因素,而能如破雲而出的太陽般離於這些緣境。由於這些法門也對達證無上大圓滿的道途開展具有助益,因此我們花費精力來修持這些便頗具意義。 首先,讓我們仔細看看桑供。桑供應該要「源於尊聖、材質精細且擺設美妙」。這個意思是,[桑供應該要]不受錯誤維生方式(不正業)[3]和吝嗇所染。五不正業和吝嗇(慳吝),是投生於餓鬼道的特定因子。如果我們像是要把身上的肉割下來那般捨不得獻供,則將無法帶來資糧的積聚,因此我們應該徹底避免之。「材質精細」的意思是,我們應該要供養第一個部分(獻新)或我們自己使用的最好部分,而不是那些我們根本不想去碰的腐敗、苦臭、殘渣物品等。後者是不會有效益的。諸佛並無任何好壞、淨污的分別,但是供品都必須要乾淨衛生,如同所說:「既然是為了累積資糧,就應該要乾淨,甚至要做得更乾淨。」關鍵重點在於,供品應該要極其乾淨且清淨而為。 「擺設美妙」的意思是,桑供的火爐、壇桌或擺設位置等等,都要整齊排放,這是重要的。不應該只因為自己對於竭盡所能沒興趣,所以就不理會我們所聽到的教言,而讓它們歪斜或混亂。 此外,無論我們在做什麼,都必須身語意合一而行,否則我們絕無可能達成任何價值意義。若我們只是口誦法本就感到滿意,心中對於修持內涵沒有任何思惟,好像木製面具的頭裡有著紙製舌頭在抖動,我們就只是事倍功半,累壞自己却效益極少。事實上,根本沒有哪個修持是只要持誦而無需觀想。這裡也一樣,桑供也是以生起次第和觀想作為基礎。 簡言之,我們以念誦皈依發心文為開端,以堅定信心皈依三寶,並生起為利自他有情而發願成佛的願菩提心。若未以這兩項為前行(準備基礎),這個修持就會像是未先對靶就拉弓射箭,因此我們必須以皈依發心為始。接著,除非我們觀想自身為本尊身相─無論是哪一位本尊,否則便無法加持供品,因此我們必須自觀為本尊。從我們心中的「吽」字,出現深紅色「讓母」字,燃燒桑供的供品。從「樣母」字出現風而吹散它們,從「康母」字出現水而潔淨之。以此,供品在大本淨究竟虛空的空性、超越分別概念的法界中得以清淨。 接著,再次自觀本尊,心中放射白色「嗡母」字,其有數個光圈(明點)作為裝飾,變成深而廣的珍貴器皿,佈滿整個宇宙。在這個器皿裡面,有多個代表諸佛證悟身精要的白色「嗡母」字、多個代表諸佛證悟語精要的紅色「啊」、多個代表諸佛證悟意精要的深藍「吽」,從究竟空界如雨降下。桑供的本質為空性和無瑕染的智慧甘露,能夠嚐即解脫,經由此而加持,變幻成不同賓客所能感知的各式型態。這些型態包括能刺激視覺的樣貌、能刺激聽覺的聲音、能刺激嗅覺的氣味、能刺激味覺的味道、能刺激觸覺的質地,以及各類豐裕和享用,盡皆完善、無有匱乏,是為廣大無竭之寶,就如尊聖普賢菩薩的供養雲一般。藉由「虛空藏」咒語和手印,供品[不斷地]倍數增長。接著,從自觀本尊的心中「吽」字照耀無量光芒,我們思惟因尊崇之而邀請的三寶賓客、因其功德而邀請的護法賓客、因悲憫之而邀請的六道賓客,以及製造障礙的賓客─我們的怨親債主,全數從法界究竟虛空現身為色身的型態,猶如水中驀地出現的泡沫、天空突然顯現的閃電。當我們念誦邀請賓客法本文句的同時,思惟他們是在我們面前瞬間出現,可由五官直接感知,而我們請他們入座。

四類賓客

稀有而無上的「寶」眾,是我們因尊崇之而邀請的賓客,包括法身佛、報身佛、化身佛,以及佛法和僧眾,也包括所有的上師、本尊、空行等等。他們全數如星群般而栩栩如生地出現在上方天空中。 護法眾,是我們因其功德而邀請的賓客,包括八大天神、八大龍王、八大羅睺、四大天王、九大怖畏、十方護門、二十八星宿、七十五淨界吉祥護法,以及他們的眷屬、侍從、小僕、家族,和所有的善靈、地祇與護衛。他們全數如雲湧般聚集在天空中。 六道眾生,是我們因悲憫之而邀請的賓客,包括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道等等的眾生,他們全數如濃霧般聚集在大氣中。 作障勢力,是我們因虧欠業債而邀請的賓客,包括如八萬種作障勢力等、以作障王維那亞卡為首的所有債主,以及十五種侵襲兒童的大墩(惡意靈),和哈莉帝與她的五百個孩子。他們全數聚集在地面上,有如一大群人、天擠滿該處。

獻供的觀想

觀想所有我們獻供的本尊,都納受到以光芒型態獻供的桑供品,有如陽光的光束打在水面,並用他們中空的金剛舌啜飲之。另一種方式是,思惟從獻供煙塵中,化現出數量多如一陽光光束中微塵的獻供天女,各以右手持著一只清淨甘露的寶瓶、左手持著一只盈滿療藥的容器,將此香甜氣味的煙塵散播到整個世界。煙塵的各個端點,放射出不可思議的廣大供養雲海,內含有八吉祥和七皇寶等。

獻供的利益

獻供予稀有而珍貴的[寶]眾─我們因尊崇之而邀請的賓客,使得包括我們在內的一切有情眾生,都能完成兩種資糧的積聚、清淨兩種遮障,並且即生達到兩種悉地(成就)。 獻供予護法眾─我們因其功德而邀請的賓客,他們將醉心於樂空之味,而幫助我們平息一切病痛、毀損勢力、惡緣障礙,並帶來各種順境善緣,無需費力且任運成就,正如我們所欲,且達成所有我們擇取的事業。 獻供予六道眾生─我們因悲憫之而邀請的賓客,使他們從業力視相、自身痛苦和各自道界的習氣中解脫。簡言之,他們變得具有他化自在天[4]的一切豐裕和享用。究竟上,他們成為佛陀,於自然顯現的色究竟天大界中,任運覺醒。 獻供予作障勢力─我們因虧欠業債而邀請的賓客,使我們和一切他眾從無始以來無量生世所累積、甚至是於此生以此身所累積的種種債務,都得以償付。這些包括因為我們殺生所致的短命、因為我們攻擊毆打他眾所致的瘟疫疾病、因為我們偷竊所致的貧窮、虧欠大領主與手下卒[5],以及因為意外殺死人或馬所致的各類業債。我們還清債務,從業力的債責中解脫,也從怨親債主的致命復仇中解脫。他們則從各自的業力視相和種種痛苦中解脫,尤其是從企圖傷害他人的惡意和串習中解脫,並且獲得慈、悲,和珍貴的菩提心。 在我們念誦法本文句的同時,要記得作上述觀想,以此方式來封印這個修持,這一點極為重要。

收攝的觀想

當我們念誦收攝的文句時,思惟獻供者、獻供物、受供者,悉皆融入於本初清淨且無時自在的無盡大界中,也就是離於分別概念且超越思考界限的法界。接著於結行時,將我們的福德善根迴向予正等正覺,並念誦適切的吉祥文。 由於水食子、餗供和施身的修持觀想,幾乎與此相同,因此可依推論而理解之。

儘管我並不確知心中的此一意涵,
仍保留無比上師口耳傳承的真義,
未展現學術傲氣或引入自身觀點。
如此為回應法友的不斷請促,
我寫下桑供觀想的簡短指引。
若有任何錯誤,今於智慧尊眾跟前懺悔。
經由此一善德,願自他和一切見此文者,
所有阻擋我們成就證悟的障礙皆得平息,
我們所有符應佛法的願望皆得圓滿無礙,
一切吉祥而我們成就自他安樂正如所欲!

當那位使暇滿人身具有意義、多次參訪瞻洲所有偉大聖地的阿秋僧人再三請求,表示自己需要桑供觀想的簡短指引時,吾,稱為滇的多美乞者,於多傑札坡上的獨自閉關處寫下此文。

善哉!善哉!善哉!

| 本覺翻譯會/亞當培西於2006年英譯。感謝祖古東杜仁波切的慈悲說明

~普賢法譯小組(Samantabhadra Translation Group)中譯,敬請來信指正建議:sstc.roc@gmail.com,願一切吉祥!


  1. 用水、乳、穀所作的供養。  ↩

  2. 「餗」意指燃燒供養:「在木炭上燃燒食物來作供養。獻供予佛眾、護法、一般性的所有眾生,以及特定性的遊走靈類(部多)和怨親債主。」見《普賢上師言教》英文書(舊版頁數p. 405)。  ↩

  3. 五種不正業包括:偽善、諂媚、誘引、剝奪,以及刻意預設的慷慨。  ↩

  4. 欲界六天的最高界。  ↩

  5. 祖古東杜仁波切開示:「字面意義為,因把高階(上位者)城堡拖拉向下或因奪取貧苦者土地所致的業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