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和大圆满引导的备忘录

Dzogchen | Mahāmudrā | Nonsectarianism | Tibetan MastersDongak Chökyi Gyatso

English | 中文 | བོད་ཡིག

Dongak Chökyi Gyatso

Dongak Chökyi Gyatso

Further Information:
Download this text:

大手印和大圆满引导的备忘录

东嘎 秋吉嘉措

以下是用来提醒自己的。

大手印和大圆满的引导并非无效,实际上,这些方法之所以有效是因为清晰地区分了两种情况:1)针对所有人的共通的教法 [1];2)针对具体人的不共教法 [2]

后一种情况,是针对根基比较高的人,空性被指示出来,并且运用各式各样的禅修方法,而不是采用通常的两个大乘先驱传统[3] 的广大教义的次第。上师以与密咒乘相关联的方式加以指引,处在“平常心”的状态,无需改造或者转化。而且,这个难以言喻的远离了抉择分别的本性状态,就是指示的目标,它一直处在自性当中未曾失去。这个方式于是结合了共通和不共两种形式,共通的是观的修持,而不共的是以净光为道的修持。因此,即使这些引导窍诀都非常有力,而力量的展现也要依赖于弟子的能力等级,重点的是它们不要被滥用,就如提婆达多吃药用的黄油[4] 一样。

根据共通教法的方式,从初学者的角度来进行教学是非常重要的,这样就不会出现任何障碍或者误入歧途的可能性。这包括了起初不善的对境如何被区别出来,如何通过推理来破斥非理,如何轮番修持分别抉择的观察修与安住修来观修二种无我,这是通过抉择的力量获得的。这个方法有显宗和密宗两种不同的禅修空性的方式,每一种都运用了与自乘见解吻合的方便,两者并不会混为一谈。

然而近些年,如果你向大手印或者大圆满的一些修行者请教,他们并不认同针对人们个别根基的引导传统,比如在先圣们的著作中所说的令寂止与胜观发展进步的各种方法。他们倒是去建议每个人都应该从初学者的位置次第进入大手印和大圆满,并且声称其他的说法都不是佛法。这只能说明,共通的方法已经令真正的教法变得像食肉鬼一样遥不可及了。

而且,在广大教传的追随者中,那些对佛法博学多闻的人拒绝承认共通和不共两种方便的差异,并且还强烈反对,令许多闻思较少的人误认为大手印和大圆满都是不可接受的,并将噶举派和宁玛派视作恶魔。于是,由于事实上存在一种专门针对特定人个体的方法,而他们却将此视为食肉鬼般不可见,于是很多争论就出现了。

由于见解的非理,人们的态度也就很幼稚,他们也就缺乏强有力的智慧来承载大乘的重量。

针对个体的不共教法不但非常有效,而且也能成为解决巨大混淆的基础。有许多人误入歧途,误把小饰品当成是珠宝,还以为自己幸运地发现了古代大师遗留的宝藏。

在印度学者的教法传统中,通过抉择和观察来得出结论是毫无障碍的。回溯这一传承的源流,你就会发现弥勒、文殊以及无上圆满的佛陀本人都在其中。无论你对我们所说的这个佛法的教法传承有什么想法,这都是一条通往证悟的次第道路,能够令三种根基众生中的任何一位在一座当中圆满修持。我无法忍受“如果不首先就播下这种教法的习气种子就会死去”这种说法,而是这么来思考:常言道,“死主不会等候我们做完所有的事业。”因此我必须今天就建立这个习性,现在就开始。通过每天思维这个意义,我就能够在心中强化这个印记。

从我的内心深处,对于噶举、宁玛以及其他宗派都是至诚皈依的。然而就算是在梦里,我也没法修持任何萨迦、噶举或宁玛派中伟大的智者先贤们不认可或者已经驳斥了的内容。

不只是在今生今世,乃至未来生生世世,我都渴望为第二佛宗喀巴的教法作出奉献。但是即使是现在就要付出生命,我也不会修持那些来自于格鲁派的认为唯有自己的见解超胜一切,而且将所有个体当作都一样而不承认其差异的,同时用同一套教法和修法像地毯般平铺所有人的教法。

简短节说,我会永远追随我的无上导师,佛法之主,他开启了所有教法的真义和奥秘,在他自己面临生命的解脱时,他给予了如下最后的遗言:“保持慧眼向上看,不要在意什么新译旧译之类的空洞的口号!”

英藏译中(Eng->Chs)翻译,谷平 Eric Gu,2019年8月29日


书目

藏文出处

"Phyag rdzogs gdams pa'i skor gyi brjed tho" in sNyan dgon sprul sku’i gsung rab pa’i gsung ’bum. 3函,成都:Si khron mi rigs dpe skrun khang, 2006. Vol. 2, pp. 268–271

第二个出处

Pearcey, Adam. "Dongak Chokyi Gyatso" on The Treasury of Lives www.treasuryoflives.com


  1. bstan pa spyi btsan  ↩

  2. gang zag sgos btsan  ↩

  3. 广大行与甚深见  ↩

  4. 有一次,佛陀和僧侣们在舍卫城生病了,名叫鸠摩罗 耆婆的医生建议采用十二道加工的强力的药用黄油来治疗,其他僧侣都按照治疗方案采取了不超过一道的黄油,而提婆达多生成自己和佛陀是一个家族的,坚持采用两道的黄油,结果差点丧命最后通过佛陀的神通干预才得以幸免。  ↩